关于这首歌的故事
  生命要继续
  忧郁至极的情境在平铺直叙的口吻中,展现饶舌的骨气与勇敢。
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
  歌者witness真实的纪录前女友因为遗传疾病逝去后自己的痛苦与堕落
  歌曲中的女声代表坚强的指引与呼唤
  也许一根烟 一口麻痹
  但是这都不是长久之计 清醒后的自己 心痛还在那里
  领悟过后的我 不是遗忘了你 而是自己更坚强了
  美式文法文字排列 赤裸裸的呈现曾经的荒唐与无助
  witness 对大家来说或许是陌生的,但进入他的音乐却没有想像的困难。「生命要继续」这首歌平铺直叙地唱出自己对前女友过世的不舍与无奈,美式文法的歌词原本想再修饰得更中文化,但不仅失去最初的感觉,况且唱起来也没有更精准的饶舌风味,於是,还是原汁原味地用最自然的方式呈现。
  因为witness的前女友因为家族的遗传疾病,女友和女友的母亲相继猝死,来的太过突然,让witness备受打击,当时的自己无法接受事实,且连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。事后有一阵子的witness每天沉溺于烟酒的麻醉,痛苦与堕落交错,在朋友的打气中,渐渐走出阴霾。
  用音乐的语言吐露出真实情境 不光是感人 且要勇敢
  在听完『生命要继续』这首歌曲之后,许多工作人员都感动落泪,即使witness用很平淡的口吻道出自己曾经的荒唐与无助,可是听在旁人耳中,也不禁有种怜惜的心酸。一般大家对饶舌的定位大多在于对社会的批判或者与***的态度,但『生命要继续』不只要改变大家对此曲风的误解,且绝对不是要「无病呻吟」式的大谈道理,知道这番故事固然会教人动容泪下,但歌者特别找来女声合音的方式,道出生命的可贵与勇敢,因此,在这首歌当中,我们领悟到借物浇愁并非长久之计,真正摆脱那些难过与悲伤的是自己更坚强了。
  2002年夏天,由阿信与怪兽担任统筹制作的歌手合辑《半成年主张》中,Witness的单曲《生命要继续》首度被收录,Witness以美式文法的歌词,用平易的口吻唱出对前女友过世的不舍与无奈,也道出自己曾经的荒唐与无助;真实故事的力量,不须太多装扮,就能让人听得心酸的怜惜。这支单曲很幸运的跟陶喆、孙燕姿、陈建年等杰出音乐人一同获得02年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年度10大最佳单曲的奖项。Witness在颁奖典礼中用很破烂的国语说:“我很高兴饶舌音乐和我的作品,能在台湾受到肯定。”

音乐视听: